Mélanie

【带卡】格兰芬多的宇智波(3)


第三章 崩溃的分学帽(下)

周围的新生们都兴奋的交谈着,内容无非是分院、四处游荡的幽灵还有魁地奇。

琳对这一切啧啧称奇,她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城堡,如此奇幻的世界。走进大门,学院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照亮餐厅。四张桌上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餐厅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

带土看见了斑,他正和校长柱间说着什么。斑和柱间从来形影不离,大概是因为柱间是斑的“监护人”吧。

说是“监护”倒不如“监视”妥当,毕竟是上一代“黑魔王”,虽然在当代最伟大的巫师—千手柱间的据理力争下保住了性命,但却从此失去了自由。

吵吵嚷嚷过了一段时间,分院仪式竟已然开始了。

不出所料,卡卡西和琳被分到了格兰芬多。琳走下来时还悄悄的给我加油呢,带土暗自想,而可恶的卡卡西却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完全被无视了啊……

“宇智波带土”

带土带上了帽子,耳边出现了细微的声音,“很难,非常难...你的心里很有勇气,善良,简直不像一个宇智波。你的心里充满了爱,太纯粹了,纯粹的感情会招来不幸的。我想想...”

“格兰芬多!”

全场一片寂静,连新生都不明所以的静默了。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格兰芬多的宇智波啊!带土只敢悄悄的瞄向教师席,看见柱间紧紧抱住了斑。而斑则紧握着魔杖,不知道是想向带土还是分院帽来一个“Diffindo(四分五裂)”

不同于其他人入席时热烈的掌声,只有格兰芬多席上几个零新的掌声。

带土踉踉跄跄的入了席,才发现给他鼓掌的是琳还有一个西瓜皮发型,黑色校袍下还穿着绿色紧身衣的奇怪男生。

在食不知味的吃完晚饭后,带土发现自己竟然和卡卡西一个宿舍!这让他更加胃疼了起来。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和斑解释呢……带土呻吟了一声,倒在了床上。

“你一定要把不情愿三个字写在脸上吗?吊车尾?”不知什么时候,卡卡西边靠在了带土的床边。

“我没有不情愿!我只是...没有一个宇智波是格兰芬多”带土不知哪来怒气向卡卡西大喊道,“还有不要给我乱取外号,我跟你很熟吗?”

“你难道不知道可以自己给分院帽提要求吗?”

“你说什么?!”

“如果你强烈的想进斯莱特林的话——就像我想进格兰芬多一样,分院帽会尊重你的。”

“什么!!!”

“看来还真是吊车尾啊,作为纯血统竟然什么都不懂。”卡卡西返回了自己的床上,“你以后的日子可要好看了……”

带土把自己埋在枕头底下,心中充满了悲凉。

待到第二天,真正的噩梦便开始了。霍格沃茨的楼梯总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它们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摇摇晃晃;有的每逢星期五就通到不同的地方;有些上到半截,一个台阶会突然消失,你得记住在什么地方应当跳过去。另外,这里还有许多门,如果你不客客气气地请它们打开,或者确切地捅对地方,它们是不会为你开门的;还有些门根本不是真正的门,只是一堵堵貌似是门的坚固的墙壁。想要记住哪些东西在什么地方很不容易,因为一切似乎都在不停地移动。画像上的人也不断地互访。

更可恶的是幽灵,他们总是突兀的冒出来好吓你一大跳,更或者是做一些恶作剧—例如白绝,它最喜欢给你捣乱,好让你走错路。

带土的第一堂课便迟到了,原本就睡过了头,路上又遇到了捣乱的白绝,他在斑的黑魔法防御课上迟到了整整30分钟!为此斑毫不留情的扣了格兰芬多五分,并且狠狠的训斥了他。

叫黑魔王来上黑魔法防御课还真是讽刺啊。虽然斑的课教的很好,但也拦不住底下同学们的窃窃私语。

“对于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应该保持尊敬。”斑随手施展几个“Silencio(无声无息)”“虽然不允许体罚学生,但相信我,我可以做到更多,你们不会想体验我的手段的。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给自己添麻烦”

自此,整堂课便在压抑的氛围中结束了。

除此之外,其他的课都很有意思。变形课的老师叫波风水门,第一堂课就给大家路了一手阿尼玛格斯,变成了一只火红的狐狸,引的大家惊呼连连。

魔药学的老师有着长长的舌头,气质十分阴森诡异。课堂里随处可见的是各种动植物标本,浸泡在培养液里,十分恶心。“魔药可以带领我们走向永生,在这里你们可以获得更多,不仅仅是挥舞魔杖而已。”

还有丰满的草药课老师纲手,严厉的魔咒课老师扉间——他们都来自魔法界十分有名的大族,即千手一族。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位宇智波在这里任教—宇智波镜,他这是魔法史的老师。

带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和其他同学的差距并不大,无论是来自麻瓜届的琳,还是魔法界的大小家族—诸如猿飞阿斯玛。

只除了一个人—旗木卡卡西,老师的宠儿,一年级的第一名。他总能毫不费力的完成老师的任务,但居然起床比我还晚,带土愤愤不平的想,不过这样也好,跟踪卡卡西就不怕找不到教室了。

带土以为这样平淡无味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到毕业。和卡卡西、琳一起在图书馆写作业,一般是卡卡西和琳写,带土负责选择性借鉴。与卡卡西争论谁会当上下一任魔法部部长,“下一任肯定是团藏!”“波风老师也很有可能啊!”直到被赶出图书馆。

“我也想当魔法部部长啊,”带土偶尔也会向朋友们倾诉,“不会让魔法师再和麻瓜们开战了。”

“你首先得要成绩优秀才行,起码得通过5门N.E.W.T.课考试,成绩不得低于“超出预期”。幸好带土变形课成绩不错,要加油哦!带土!”琳总会温柔的鼓励道

而卡卡西却从不发表意见,可能我的梦想对他来说一文不值吧……

直到某一天,带土刚刚结束了魁地奇的训练—现在带土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击球手了。正在他打算找卡卡西吃晚饭时,琳告诉他,卡卡西的父亲,那个顶顶大名的傲罗,在任务中误伤了几个麻瓜,被除职了。

——————————
失去存稿的我竟然还想开新坑...脑洞总是跟不上码字的速度啊。

ps 有原著片段

狗(1)



带土是攻,一直都是!

伪*S*M警告⚠️
(一)

“你去哪里了?”卡卡西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找了你很多年。”

“没有这个必要,我...已经谁都不是了,现在的我,不过是一条狗罢了”带着可笑面具的人,跪坐在地上,低着头说。

“你...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眼前这人身上充斥着赤红的鞭痕层层叠叠,交织纵横,甚至有一种诡异的美感。而整个右半身则是一些陈年旧疤,十分可怖。

“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好呢?人人都有追求自己欲望的权利,你又凭什么来教训我。”男人埋着头,看似谦卑的身姿,说出的却是高傲的话。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我会帮你的。”他的英雄,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没这个必要,这样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你快滚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卡卡西不再说话,只是猛然抓起眼前的男人,把他半拖半拉的带离了会所。

(二)

这里是卡卡西的家吧,简介的家具冷冰冰的,不像是家里反像是宾馆,跟他人一样呢,一股性冷淡风。我静默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只是管不住眼睛贪婪的想要探索这个人的一切的欲望。

卡卡西端了一杯热牛奶放在我面前,“我加了很多糖,很好喝的,你尝尝看。”他似乎想要挤出一个微笑来,但却是个扭曲的表情...真是丑爆了。

“狗可不会喝牛奶,”我几乎是带着恶意的说道,“狗只会添,你应该拿一个盆子来。”

哈哈哈,我看见了卡卡西瞪大的双眼和几乎实质化的悲伤。这是对我的愧疚吗?不,我不需要他的同情,“你把我带出来干什么呢?你根本满足不了我,我需要一个主人,我需要有人来蹂躏我,我渴望痛苦。”我享受着卡卡西震惊的目光,这让我获得了扭曲般的快感,“我想在痛苦中释放,你明白吗?”

“别这样,”他似乎不能接受这样的我,“还有那么多人爱着你,无论是我还是...”

“爱?!”我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挂着的是恶意的微笑,“我的心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心不过是一个空洞,什么都感受不到了。现在的我只追求痛苦和快*感。”

“我劝你还是放我走吧,反正我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今天之后就当我们从未见过...”我慢吞吞的拖长语调,“我要走了。”

“不,”他仿佛下定了决心,“就交给我吧,至少由我来,由我来做你的...”

我几乎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跪下!”卡卡西揭下了面罩,随手把它扔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他用那种熟悉的,令人战栗的高傲眼神看着我,好似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垃圾一样。这样的眼神和刚刚那种软弱的目光不一样,这是...独属于我的英雄的眼神。

(三)

有多久没有见过美丽这样的眼神了呢,我有些晃神,好像自从我为了救他而撞坏了半个身子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软弱的赝品的模样。

那一次车祸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毁容和半身的残疾——残疾还勉强能修复,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我因为PDST(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也有可能是因为车祸,而患上了ED。我...变成了一个废人。

强烈的自卑感困扰着我,我不仅变成了一个丑八怪,现在甚至连男人都不是了,我只想逃离开来。正好家里的老祖宗也在躲避自己的旧情人,我们便一起逃到了国外。

国外的生活很枯燥,复健更是让人痛苦。但我不想成为一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废人,更不想被卡卡西瞧不起,所以再如何艰难的复健任务,我也会咬牙完成。

痛苦艰难的任务带来的是身体情况的好转,我干涸已久的内心渐渐感受到了快乐。久而久之,身体上的痛苦反而能唤起我内心扭曲般的快感,甚至我的欲*望也能慢慢的苏醒。

这样的发现让我大喜过望,我更加拼命的复健。但是身体的痛苦,身体会慢慢适应,渐渐的我又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我这才明白,只有心灵的痛苦才是永恒的。

我拿出卡卡西的照片,从前总能让我暴跳如雷的高傲而又冷漠目光,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兴奋剂。

我是如此变态的渴求他,想象着他冰冷的神情和讽刺的话语,然后在绝望中达到顶点。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五年了,我才终于被恩准出院。可我还是羞于见他,只敢带上面具悄悄跟在他身后。

不!!!!
不!!!!!
不!!!!!!

这不是他,这个温和的,微笑着看着所有人的人是谁?这个总是帮助别人而自己却老是迟到的人是谁?这个拥有温暖笑容,抚摸着别人的头顶的人是谁?

这不是我的卡卡西!我的卡卡西从来不会这样!

他只会冷漠的讽刺我,用他那冰冷刺骨的眼神看着我,无论我在他面前如何生气、开心亦或是愤怒,他也只会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好似我在他心里不过是一粒尘埃。他是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傲慢。

而在我眼前的这个,这个疲惫不堪的身体,这个老好人,不过是一个赝品罢了!

我会,把我的卡卡西找回来的!

(四)

“哈哈哈,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吗?”我讥讽道“你以为做S就是耍帅么?”

他涨红了脸,可爱的我想要舔一舔他的的眼角。但他却落荒而逃,“总之...总之我会好好学习的。你...你不准离开!听见了吗?”

“是,是。”我看着他,克制不住玩弄他的兴奋,“您想让我睡在哪里呢?我的主人,您家里还缺了一个狗笼呢。”

“明天就去给你买!”他偷瞄了一眼我淤青的膝盖,“还有地毯也要买。今天你先和我睡床上。”

“这是命令!”看我默不作声,他又强调到。

“不仅仅是地毯,”我舔了舔嘴唇,“还有好多玩具要购买呢……养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让他不开心的话,他就会逃走的。”

我看着他忽然变的煞白的脸,侧身躺在了他的膝盖上,轻轻地抚摸着他嘴边的小痣。“要是主人对我好的话,我会一直陪着主人的。”

我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手臂,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勾起了一抹谁也看不见的微笑。

百分之二十五(///▽///)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全部都要!”“什么啊……”我看见他羞红的双颊,“这么大的也要要吗?不会把人捅死吧……还有这个蝴蝶是什么?”“什...什么,是夹子啊,要夹子干什么?”“鞭子也要要吗?这么多东西,多少也要考虑一下我的工资吧。”

..............

夜晚我看着身侧的卡卡西,看着他凌乱的白发,淡无血色的薄唇,和月光照应下的晶莹的泪痕。

再等等我,卡卡西,很快我就可以杀掉这个赝品,创造一个有你的世界!

格兰芬多的宇智波(2)

哈利波特AU CP主带卡

第二章 崩溃的分学帽(上)

他继续朝前跑..他睁开眼睛。

一辆深红色蒸汽机车停靠在挤满旅客的站台旁。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十一时。检票口的地方现在竟成了一条锻铁拱道,上边写着:9 4/3 站台。他成功了。 蒸汽机车的浓烟在嘁嘁喳喳的人群上空缭绕,各种花色的猫咪在人们脚下穿来穿去。在人群嗡嗡的说话声和拖拉笨重行李的嘈杂声中,猫头鹰也刺耳地鸣叫着,你呼我应。

带土环顾四周,然后他看见了在站在拥挤的车门旁拼命向他挥手的琳。“你们怎么走的那么快”,带土大声叫道,他拎着行李箱开始在人群中野蛮冲撞,被他撞过的人纷纷对他怒目而视。

“卡卡西说他预留了一间车厢,我们坐一起吧?”琳笑吟吟的说。

带土却差点儿跳起来“凭什么?宇智波也有自己预留的车厢,为什么...”话音还未落,便被卡卡西打断了,“琳的父母都是麻瓜,你让她和你一起坐宇智波的车厢?”

尽管带土愤愤不平,但却无话可说,他知道自己族人对纯血统的看重。纯血统、学院...他心事重重的把行李搬进来卡卡西的车厢,行李箱压在了他的脚趾上,两次!疼的带土差点叫出来。

他以为卡卡西会嘲讽他几句,未曾想卡卡西也一言不发,只是用眼神示意他“蠢货”。

为什么卡卡西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激起我的怒气,带土有些暴躁,但他按耐住了自己的脾气,他不想给琳留下一个粗鲁的初印象。而这一刻连空气也是安静的...

沉默的气氛很快被喷火的箱子打断了,带土手忙脚乱的跳起来,因为火差点烧着他半旧不新的袍子。箱子坏的厉害,而这一次,不管他怎么拍打箱子都不行了。

“Aguamenti(清水如泉) ”卡卡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魔杖,浇灭了火焰。

“好厉害!卡卡西你已经会施法了吗?”琳兴奋不已。

“我父亲交给了我几个小法术而已”

“那卡卡西肯定很了解霍戈尔茨吧!你知道我们会被分到那个学院吗?”

“我不知道,”卡卡西瞄了带土一眼,“不过带土肯定会去斯莱特林。宇智波所有人都在斯莱特林,邪恶的一族和邪恶的学院是绝配……”

“你胡说!宇智波才不邪恶,斯莱特林也不!”

“好了,”琳在一边打圆场,“卡卡西呢?你有想进的学院吗?”

“我大概是格兰芬多吧,我爸爸也是格兰芬多的。”

“是吗?我也想去格兰芬多呢,可是我去赫奇帕奇也有可能。”

卡卡西和琳在说什么,带土已经听不见了,他想起在宇智波城堡里斑对他说的话,“贤二,如果你没有被分在斯莱特林的话,我一定会在族谱地毯上烧一个洞。”斑傲慢样子还犹如在眼前,他抬起下巴说,“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带土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绞痛,可能是没吃早饭吧。作为孤儿,除了族长斑发抚恤金时会跟他说几句话,平时并没有会照顾他。

“要尝尝吗?”琳拿起桌子上的三明治,“卡卡西请客,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带土看着桌子上的比比多味豆、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馅饼、锅形蛋糕、甘草魔棒,还有一些从未见过的稀奇古怪的食品。

“是啊。”带土干瘪瘪的说,“但是我有吃的。”说着带土就开始在自己的背包里掏着什么。

...
...
....

什么也没找到...

“我可没有在三明治里下毒,你莫不是不敢吃吧?”

“谁说我不敢了!”带土抓起了一个三明治就吃了起来。真好吃,旗木家的独子,果然很有钱,还这么小就学会了法术...和我这个吊车尾不一样啊,我连族里祖传的基础魔法Incendio(火焰熊熊)都学不会。“就算是霍戈尔茨的麻瓜新生一个月也该会了,你真的是宇智波吗?”带土想起族里的闲言碎语,看来我和卡卡西不是一路人啊……想到这里,带土渐渐失去了胃口。

吃完没过一会儿,列车便到站了。当他们穿过了波平如镜的湖面,霍戈尔茨便近在眼前了。


——————————————————
ps 写了两章还没进入正题,感觉自己在记流水账...绝望

pps 有部分原著描写

格兰芬多的宇智波

哈利波特AU,cp主带卡
第一章 开学
“啊啊啊,这么多站台,到底哪个是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啊?”毫无疑问宇智波带土又迷路了。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带土还是拎着他破旧的旅行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他一边找着站台一边还要小心着看住自己的箱子不要喷火弄伤了麻瓜们。但这个宇智波祖传的箱子十分难搞,自从带土小时候不知道怎么触发了他的防御模式后,它就时常暴躁的喷火。
费劲千辛万苦,带土终于把行李箱拖到了又一个疑是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站台边,然后打算一口气冲进去。
“嘭”毫无疑问,带土又一次失败了,就连行李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带土懊恼的爬了起来,环顾四周寻找自己的箱子。箱子没有看见,却看见了一个白头发的小屁孩在旁边用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以及虽然隐藏在面罩下勾起的微笑。“可恶!”带土不知为何怒火蹭蹭的上涨,他走到白毛小子面前正打算给他一点教训。
“这是你的旅行箱吗?”背后传来了一个十分好听的声音,带土回过头来,只见面前的是一位棕色头发眼下画着奇怪油彩的小女孩。
带土接过箱子,一面狠狠的拍了几下好叫它不要再喷火了,一面局促的像女孩道谢。
“谢...谢谢。我是宇智波带土,霍戈尔茨的一年级新生。”
“你也是巫师吗?!太好了,我叫野原琳,也是霍戈尔茨的一年级新生。”面前的女孩笑的十分好看,“不过我的父母都是麻瓜,所以我对巫师世界不是很了解,你知道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哪里吗?拜托了!”
“这个,这个...”带土支支吾吾的,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在哪里,跟我来吧”,这却是旁边的白毛小子开口了。
“啊,谢谢。”琳看了一眼带土,又看了一眼旁边的人。“那大家一起走吧!”
“喂!我们为什么要跟着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走啊?看他藏头露尾的样子就不是好人!”
“旗木卡卡西,”白毛...哦,不,卡卡西说到“快走吧,在磨蹭下去火车就要开走了。这次可没有一个小时拿给你慢慢找了”
带土涨红了脸,但还是偷偷的跟在了后面。才,才不是找不到站台呢,带土想,我得要看好琳,别让她被坏小子骗了。

“你只要径朝第九、十站台的中间的检票栏走过去就行了别停下来也别怕会撞上它。”卡卡西说,“不用紧张,只要别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九号站台和十号站台边上乱转就好。”
“喂,你在骂...”带土眼看着卡卡西理也没有理他,带着琳就冲进了站台,才吐出最后两个字“谁呢……”
拽什么拽,带土心想,我也能进去,然后便一闭眼向前冲去。
这一次,他轻快地朝检票栏走去快到了突然间不见了。